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個男人上課真的很無聊,一節英語課也能上成這樣,也真是虧了他了。窗外,陰天,不冷,風卻很大,吹得慧宇樓前的紅旗迎風飄揚,很是神聖、莊嚴。 樓下,一大群美術學的同學們專注的在寫生,我總會忍不住猜想,我在望向他們的時候,我是否也像一個流動生物般,張望的腦袋成為他們畫中的風景呢。 也總會在這個時候,思緒開始脫離身體,飄向那個總是打鬧的青春。 我親愛的女人們,你們現在好嗎?還幸福嗎?原諒我日漸稀少的短信。原諒我與你們相背的時間。原諒一切時間、空間的阻礙。無論見或不見,我都一如既往如地愛著你們。 教室裡的一團哄笑,轉頭回來跟著大夥一起不知所云地提起嘴角。 蕭,我想,如果此刻她在這裡,她的笑一定是無人匹敵的吧,想起了她上課睡覺的樣子,說話的樣子,吃飯的樣子,逛街的樣子,愚弄別人的樣子。一直都用另類這個詞來描繪她。這個標準的90後女生,想到這裡,我竟笑了。我親愛的蕭,如果此刻你的眼皮在跳,知道是我在想你嗎?我感覺你像青煙般消失於我們的世界了,你竟比我還狠,關了手機。不登QQ了,讓全世界都找你找的發狂,最後只是在QQ心情上發表一條親愛的,我還活著。就再次選擇失蹤了。而現在我想大家都是習慣了。一直都覺得你很神秘,很個性,那時候就想試著走進你那個奇異的精神世界裡,卻發現你也如此普通,也會被我一句帶哭腔的話,嚇得直奔醫院,還帶了我最愛吃的餃子。直到現在我也覺得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餃子了。會在18歲生日那天,半夜坐出租車來我家給我慶生,甚至是手機沒電,不知道我們家地址的情況。所以,女孩,你現在在怎麼另類也沒用了,因為你住在我心裡,一直,永遠…… 婷,你呢,還好吧,寫到這裡,我愧疚於總是你在打電話給我,我都沒主動聯繫過你,不是捨不得電話費,更不是把你忘了,只是我被蕭傳染了,開始刻意遺忘這個叫手機的東西。知道你懂的,想像那是的你像俠女般出現在我的世界裡,一直我都覺得你很傻很傻。總是給一些自己不是很熟的人買單,總是不知怎麼拒絕別人。上課又愛睡覺,像只瘟神,又囉嗦,三天小毛病五天大問題的。想想,你的缺點可還不是一般的多啊。所以,那時的我摒棄你,還老愛罵你傻,罵你不懂事,罵你沒腦子,罵你交了一群酒肉朋友。至少是在我的意識世界裡根本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的。相處越久了,就發現開始向你的脾氣靠攏了,也開始給不熟的人買單,時常滿足別人做自己不情願的事,不過,我是永遠到不了你的境界的,後來直到那天才發現,原來那群被我稱為i酒肉朋友的人們原來竟如此鐵打打啊。這種是時間永遠無法遺棄的,永遠無法而我亦如此。 娜,你是我想打電話而不敢打的人,我怕我忍不住像從前一樣遇到麻煩就給你哭訴,我怕你們擔心。因為認識你,我信了一種東西叫緣分,你是我在高中第一個熟知的人,一直陪了我三年的人,那會兒的我們,一起上學,一起上課,一起吃飯,一起玩,一起逛街。甚至利用午休時間溜出學校,幸福的坐著2路公車去你家煮飯吃,你們都愛吃我炒的土豆燉排骨,那時起,我就想啊,以後要是我們幾個能幸福的呆在一塊,多好啊。知道你們分手消息是在我看見你們QQ心情發現的,其實我早已在上次回去就感覺你們的裂痕了,而現在的我卻不能像修理機去維護你們的愛情了,因為我連你們矛盾的原因都不知曉。所以我一直安靜著。你們終究是走到了盡頭了。我以為你會和我說,卻不知第一個電話來的人是你的他。他說你們分手了,我問他為什麼要跟我說,他說至少我是介紹人啊,後來我才明白,他也許是想我替他向你說好話,我終是沒幫得了你們,也許是疲了,那時的我想,如果一段感情要靠別人去維護事,證明也不長了,我不怕你們分了怎麼怎麼樣,我怕的是,我們漸行漸遠了…… 妮子,錯愕的時空裡,我依舊能記起高一時的你,如此高調的跟學校裡最帥的男生在一塊了,後來又把級花給斗了的,最後居然考試又拿了班上的前三甲,這樣的你讓我好奇及了,你的生活像電影一樣美好而刺激,我從未想過後來的一天,我們竟成了一夥了。越來越成了生活裡不能分割的部分。我們做在一塊兒,罵那些男人,我們是麻將館子裡的常客,我們是逃課躲在男廁所的難友,我們是合作拿了學校,已經地區手抄報一等獎的好拍檔,每次不想練琴,不想上課的時候,我總會想起我們嚮往的女強人生活。於是迫使自己學習,進步。想像那時的我們多瘋狂啊,居然讓你去探底,後來被他發現了,還死不承認。心酸以後的小幸福是你陪我在角落裡療傷,所以我堅強的過來了,關於愛情,你告訴了我童話與愛情的結合,我看好你們。你和明少要永遠幸福哦…… 雪雪,我生命裡最欣賞小女生,智慧與美麗的化生,像茶一樣的女孩。過去的歲月裡交集不多,卻也是實打實的住在心裡的人,而你一直都幸福著,因為你值得這樣的幸福,我覺得我一直都是仰視著你,你的世界活得執著而瀟灑,盡力而為,順其自然。如此準確地描繪了你的魅力,每一次和你在一起,都是輕鬆而愉快的。我是真的打心眼裡喜歡你,呵呵。怎麼形容你呢,用俗人的生活理念活出了不俗生活,這就是我一直追尋卻無法到達的氣質啊。對,是氣質。在我看來的你是閃閃發亮的,卻沒有嫌棄我的任何,我發誓,這輩子誇我,鼓勵我的話,一大半都是你說的,呵呵,不過挺管用,這讓我在自卑的時候想著溫暖。謝謝你那些善意的謊言,讓我這顆破碎的靈魂不至於灰飛煙滅…… 五年很長亦很短,我們嚮往的一切卻什麼都沒實現,沒有女強人,只有為迷茫的我們掙扎的明天。沒有愛情公寓裡姐妹同住一塊的生活,只有無止境的寢室災難。沒有幸福純情的大學愛情,只有奢侈比較的人性慾望。我買不起保時捷,也沒有住上夢想裡的玻璃房子。只有錢永遠不夠花的窮學生,沒有王子,也沒有騎士。只有一群噁心的猥瑣男人。我多怕我們唯一的夢想也在還沒離開大學前就消失淡盡了啊。幸好還有你們,幸好,我慶幸我還有你們。 後來啊,學校裡大奔有了。奧迪也來了。明顯感覺停車的位置少了,後街越發熱鬧了。人與車的拉鋸戰出現在本來就已夠窄的那條繁華路邊攤街。大奔停了,西裝筆挺絕頂聰明的老男人手裡牽著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笑靨如花。沒有驚奇,早已習慣。我所期待的一切,像12點後的灰姑娘一樣。因為這才是現實。 在我看來沒有未來的時候,日本地震了,海嘯了,核洩漏了。離那個敏感的年份越來越近了,我總是無法直視別人的生離死別,我害怕聽到慘絕人寰的哭喊聲,矛盾地想就此結束了,如果沒了,會不會有那個21克的靈魂永生呢?飄去哪裡呢,沒有歸屬地,也沒有可以拖得老長的相機,去流浪,去每一個想去的地方流浪…… 給日漸聯繫稀少的最最親愛的你們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又是一個初春的雨天,我是坐在惶恐的小舟上隨著容易讓人迷失的風向,漫溯,轉向,迴環,遊蕩——自在,輕盈?偶爾遇見幾隻寂寞的海鳥,飛過來又飛去了。落寞的夕陽灑一地的落寞,落寞的笑容是你我最初的青春,只是,最終的港口,究竟會停在何方?我只知道,那一個春天永不再來,不再來的,還有你的名字我的聲音你的笑容我的心情——後來,後來為什麼不能再含淚回首,是否一揮手就已成過眼雲煙,再回首白髮枯燈,最後,不堪回首…… 那一船青春,一船的歌聲慢慢升騰然後被陽光與淚水蒸發,那一江春水流過你我微笑的眺望的含淚的倔強的迷惘的麻木的眼眸,眸裡沉澱著誰的倒影,倒映著誰的青春之歌——於是聽見你說幻影即是美夢,美夢終成幻影…… 風吹皺我滿臉的皺紋,霜打在我的身上,一身風霜——不見歸鴻,亦不見霓虹彩虹編織的夜空,舊夢終成空,新夢不遠,還在織蛛網,一季一季的織網又被一季一季的風雨打破,變成一季一季的宿命,你說那只是一個輪迴,誰也逃不過那個輪迴…… 一槳,一槳,一槳泛起一朵水花,一朵水花裡隱藏一個幻影,一個幻影不是一場青春電影的全部卻是它唯一的主題,你我他的青春就隨這一槳一槳的水波流淌,流進了枯井,釀成了老酒,直把天真的文字發酵成漫天的酒氣,這一場酒雨,飲一滴就醉,醉別後,醒不記,願你我他不曾相識相戀相思…… 有你的日子總是有雨,這滿天的雨都是你的淚,只是,直到多年後當我不再擁有才明白這雨只是為我一個人而下,最後我終於相信:風起的日子,我就是神…… 青春的地圖攤開一山一山的楓葉一樓一樓的年少情愁,一片一片的發黃書籤又被歲月之舟載走,不留一滴淚痕,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,冷雨夜,為誰梳妝? 我望見一支風箏,在雨中搖曳,幾近墜落卻又被雨打風吹起,憔悴的面容,昨日黃花,感歎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,又不甘寂寞——為何昨夜的黃花美於今晨的朝霞…… 不如歸去,不如沉默,於是聽著誰輕輕念起這一句: 楊柳依依絮紛紛, 煙雲淡淡水清清, 無關風月,只盼白頭。
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喝中藥比喝早茶的多;   發熱隔離的比發牢騷的多;   聽見咳嗽噴嚏出冷汗比碰到攔路打劫打哆嗦的多。

| 7 July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又是一個初春的雨天,我是坐在惶恐的小舟上隨著容易讓人迷失的風向,漫溯,轉向,迴環,遊蕩——自在,輕盈?偶爾遇見幾隻寂寞的海鳥,飛過來又飛去了。落寞的夕陽灑一地的落寞,落寞的笑容是你我最初的青春,只是,最終的港口,究竟會停在何方?我只知道,那一個春天永不再來,不再來的,還有你的名字我的聲音你的笑容我的心情——後來,後來為什麼不能再含淚回首,是否一揮手就已成過眼雲煙,再回首白髮枯燈,最後,不堪回首…… 那一船青春,一船的歌聲慢慢升騰然後被陽光與淚水蒸發,那一江春水流過你我微笑的眺望的含淚的倔強的迷惘的麻木的眼眸,眸裡沉澱著誰的倒影,倒映著誰的青春之歌——於是聽見你說幻影即是美夢,美夢終成幻影…… 風吹皺我滿臉的皺紋,霜打在我的身上,一身風霜——不見歸鴻,亦不見霓虹彩虹編織的夜空,舊夢終成空,新夢不遠,還在織蛛網,一季一季的織網又被一季一季的風雨打破,變成一季一季的宿命,你說那只是一個輪迴,誰也逃不過那個輪迴…… 一槳,一槳,一槳泛起一朵水花,一朵水花裡隱藏一個幻影,一個幻影不是一場青春電影的全部卻是它唯一的主題,你我他的青春就隨這一槳一槳的水波流淌,流進了枯井,釀成了老酒,直把天真的文字發酵成漫天的酒氣,這一場酒雨,飲一滴就醉,醉別後,醒不記,願你我他不曾相識相戀相思…… 有你的日子總是有雨,這滿天的雨都是你的淚,只是,直到多年後當我不再擁有才明白這雨只是為我一個人而下,最後我終於相信:風起的日子,我就是神…… 青春的地圖攤開一山一山的楓葉一樓一樓的年少情愁,一片一片的發黃書籤又被歲月之舟載走,不留一滴淚痕,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,冷雨夜,為誰梳妝? 我望見一支風箏,在雨中搖曳,幾近墜落卻又被雨打風吹起,憔悴的面容,昨日黃花,感歎今早的容顏老於昨晚,又不甘寂寞——為何昨夜的黃花美於今晨的朝霞…… 不如歸去,不如沉默,於是聽著誰輕輕念起這一句: 楊柳依依絮紛紛, 煙雲淡淡水清清, 無關風月,只盼白頭。

| 23 June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很久已經沒玩蕩鞦韆的遊戲了,小時候常玩的這種遊戲,長大後自然而然的不會再玩啦。就是偶爾有了興致,也不敢眾目葵葵之下玩這種小兒科的遊戲呀。可自從來到“瀋陽世博園”以後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,在這兒只要你開心你高興,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有人關注的。還包括去兒童公園玩蹺蹺板,開碰碰車。 這是一艘仿海盜船建造的大木船 這是滑索道,因為是適合兒童玩的,所以並不高。 剛開始我已經找不到那種昔日玩的感覺了,玩最簡單的蕩鞦韆遊戲都不會,坐上去不會使勁。發了半天狠竟然不動彈,慢慢的才找到感覺。一下比一下蕩的高,慢慢的我會控制的很好啦。正悠的時候猛然跑過來一藍眼小兒,可愛之極。可突然跑過來,我要是不趕緊停住,後果不堪設想。還好此時我已掌握的很嫻熟了,一下子就停住了。 望著藍藍的天空,那悠悠的白雲,坐在蕩悠悠的鞦韆上,任思緒隨著那鞦韆翩翩起舞。這種感覺又有別於小時的玩耍,鞦韆蕩下的豈止是小時的夢,還有那幽幽的思念。彷彿已蕩上雲端,抓住那藍天中的白雲,飛向遠方,飛向我的故鄉……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六四年的夏天,父親因工作需要,從泰來縣塔子城公社又調回到泰來縣委,隨後,我們舉家搬回縣城。 搬家前,組織就給安排好了一處住房,可搬家車到了以後,分給我家的房子卻被縣委的另一名幹部捷足先登,住了進去。烈日下,我們全家被哂在了那裡,好在附近住著的一位張叔叔和我父親熟悉,他把我們領到他家,並安排我們在那吃了中午飯。 父親急著和占房的人協商,那人無論如何不肯讓房,並說,你是組織剛調回來的幹部,去找找會另給分房的。沒辦法,父親只得去縣委辦公室說明情況。最後,真的又重新給我們分了一處住房。 新分的這個房子也在附近,一共有三棟,每棟六家,只是還沒完工,窗戶、門、火炕、灶台都沒有,屋內散落著建築垃圾,更別提院落了。原來這是縣委剛建的幹部住宅,還沒有分配。按著辦公室“三棟房任選”的原則,父親選了最後一棟西頭的一家(所有的房子面積相同,格局相同)。 當晚,我們一家七口用木板搭床,對付著住了下來。從此,在這間房子裡,我們家一住就是四十六年,期間由公房到私產,由土坯到掛磚面,歷經光陰的洗禮,出生在這裡的弟弟,今年都四十五歲了。 2010年秋天,泰來縣舊城改造的步伐加快,我家那地處縣城中心的老屋也被列入其中。按說從舊平房搬到新樓裡是件好事,可人們都有念舊情結,我們對老屋的眷戀是用幾十年的時光積攢起來的。那段時間,我經常往家裡打電話,詢問老屋的情況,終於,在當年的年底,這裡的動遷就開始了。 今年三月,我和二妹回泰來,去看望已搬進出租房的母親。當車行至老屋附近的時候,我們讓外甥把車停下來,急切地想看看昔日的老屋,尋覓它最後的影子。 讓我們吃驚的是,這裡哪還有什麼老屋,昔日的“家”,已經夷為一片平地了!

| 8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有這麼一個女孩,打從你們認識,她就無時無刻不想著你,就算每時沒刻在一起,她的眼裡腦裡都是你,因為她給你的是全部的愛… 有這麼一個女孩,關心你超過關心自己,當發覺你感冒了,她會一聲不吭把藥買好拿給你,細心跟你說著怎樣使用,盼望你快點好起來! 有這麼一個女孩,她從來不做這些事,卻為你在寒冷冬季的夜裡織一條織了又拆、拆了又織的圍巾,直到手發麻還是樂死不疲,因為她想早點讓你感受她的溫暖,真正的溫暖… 有這麼一個女孩,做事磨磨蹭蹭,但是每次約會她會提前到了老地方等你,她不想讓你為了等她煩倦…然後嘰嘰喳喳地跟你說著自己一天裡發生哪些值得開心的事,因為愛你,想讓你和她一起分享。 有這麼一個女孩 愛得很單純、愛得很傻,她不會忘記你送的第一個禮物,和你過的第一個節日,和你看過的第一場電影,她會把你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記錄下來,寫在日誌裡。 有這麼一個女孩,她不會把老公掛在嘴邊,也從沒說過愛你,而是放在心裡默念,但不要認為她不在乎。當你對她說了,她明明很高興,然後找個不被你看見的地方偷偷地笑,至於笑出淚…因為她的愛與眾不同,愛得出類拔粹、愛得躍越世俗;如果愛請深愛,不再乎任何言語! 有這麼一個女孩,她是獨立的,她會和你一起逛街一起吃飯像其他情侶一樣,但她不會花你的錢(除非你非要為她買這買那)而當你沒錢了,她會省吃儉用扣出一部分生活費給你,還警告你要多吃點,身體結結實實才好看。 有這麼一個女孩, 她愛你,卻不愛烏及屋,她喜歡你運動、喜歡你多看書、喜歡你孝順父母,和真誠對待你的朋友 ,但她不喜歡並且告訴你拒交一些損友,她知道你不壞,卻可能被教壞。 有這麼一個女孩, 她不僅只是愛你,還有尊重,她會支持你以事業為重,不會因你工作忙沒陪她而向你發撓騷,不會因為你沒陪她逛街,沒買她喜歡的那個東西耍脾氣,而是教你多積蓄一點錢,用到該用的地方,承諾著為了未來一起努力…… 有這麼一個女孩,她內心有脆弱的一面,有心痛的時候;當你遇到一個比她漂亮比她有魅力的一位;當你轉身時的一剎那,你有沒有體會她的心支離破碎的悲痛欲絕;你有沒有看到她被深深的刺傷,卻還是一個人敷著傷口止血;你有沒有聽到,泛白的唇間含糊著你的名字,以及內心的呼喚:可不可以不要離開!最後你還是堅定的頭也不回,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,只留下一個孤零零的她… 真的不想寫下去了,但是我會寫完,除了這些體無完膚的文字,還有想讓大家知道:有這麼一個女孩,她是堅強的!她想告訴所有關心過她的朋友們,我已經從痛苦的邊緣掙扎過來,不會再傻了!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假期第一天,往常煩人的鬧鐘聲不再像催命鬼似的響起,因為昨兒已經給它做了“心臟移植手術”,那兩節電池被我埋在了抽屜最底層。沒有了在床上“垂死掙扎”的痛苦,而是依然沉醉在夢中的幸福。 “丁呤呤”電話聲驚擾了我的美夢,我竭力裝作不聽見,翻個身繼續睡,但是實在煩人,伸出手狠狠拔掉了電話線,總算“天下太平”了!剛踏上美夢之旅,手機又發神經般的叫個不停,本想提起電話痛斥對方一番,但聽到的小學摯友葉靜的聲音,才把醞釀已久的罵人的話嚥回去了。她說她正用 15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向我家飛馳,我心中正想:不要命了啊,不怕光臨我市設備最新的急救醫院嗎? 我想上了發條似的套上衣服,靜候她的光臨。分針在鐘面上爬了一圈,我好納悶,她該不會是用15公里每小時速度往我家爬吧!等她到我家時,花兒都謝了…… 終於她來到了我家門口,二話不說老爸便帶著我和她去萬象城滑冰,這可真是個好主意。於是,一天的精彩生活便在我們的歡呼中啟程了。 來到萬象城,不由得對它的華麗裝修發出驚歎,葉靜還時常在服裝店前駐足觀望。我們在看台上找了一個好位置,下面就是滑冰場。鳥瞰滑冰場,穿著五顏六色衣服的人們在冰面上翩翩起舞,煞是好看。但很多初學者的姿勢時常引得我們哈哈大笑。有一個小男孩,滑得異常迅速,但經過一段路程的時候,停不下來,連撞了三個人,真是一起重大四人追尾的滑冰事故,那四人歪歪斜斜,搖搖欲墜的樣子異常可愛;還有一位叔叔在中心跳起了舞,緩慢不連貫的動作活像笨熊在張牙舞爪,而且每次摔得都很慘,一屁股坐在冰面上,中心都凹進去了一個坑!看著他們不停得在展示他們高超的滑倒技術,逗得我們笑叉了氣兒。 2:30,我們進入了換鞋區,要了兩雙肥碩的滑冰鞋,鞋下面居然還有兩把冰刀,令人心驚肉跳。我們在一個大箱子裡翻來覆去地尋找著護膝,護腕,手套。摸索了半天,總算搗騰到了兩隻左手手套,怪不得怎麼套也套不進去。錯把護膝套在了胳膊肘上,害得葉靜笑聲滿天飛。 葉靜檢查過鞋帶之後方能進入滑冰場,而我,哈哈,就是免檢產品嘍!一股冷氣向我襲來,在真冰上滑行一定是一件很過癮的事兒。一入場,一大堆人向旁邊護欄一擁而去,場內最擁擠的地方莫過於護欄之地。雖然我是初次體驗,但是我認為依靠護欄永遠都學不會。笨重的滑冰鞋使我只能緩慢行走,而且極似烏龜爬行。看著有些人在我面前飛馳而過,我有些心急,拉著葉靜的手想滑快點兒,但是摔了個四腳朝天,可見“跑都沒學會更甭談飛了”!我們艱難地爬起來,褲子上濕了一大塊。我們依然循規蹈矩地一步步來,總算有了點兒進展,半個小時的體驗使我兩腿發麻,而且腳異常沉重。 靠邊我們停了下來,大屏幕上播放著滑冰運動員們優雅的舞姿,可在這美麗的背後有暗藏著多少辛酸,他們難道不是在失敗了數次後依然堅持訓練?可想而知,他們原來與我們一樣對滑冰這個運動很生疏,可他們付出了多少血與汗的代價後才換來了今日的輝煌,這個破繭成蝶的蛻變過程是多麼的漫長。學習亦是如此,沒有持之以恆的屹立支撐著我們的信念,也不可能換來成功。 想了很多,我漸漸大膽起來,在多次的摔倒的疼痛中品位著無限的趣味。冰場上留下了一道道紊亂的劃痕,原來平整的冰面上凹凸有致,表現出藝術的不規則的美。 在夕陽的餘暉之中,我結束了假期生活的第一天。這次的滑冰我體驗到的不只有快樂,還有耐人尋味的滑冰精神…… 文章來源:寫得好,一切皆有可能。 |空谷幽蘭的BLOG | 《HOW·好》's BLOG |Helping Hands | 上海婦科醫生——顧紅 |魯稚的陽台 | 葉海林的部落格 |養性堂 | 鏡頭作筆心當墨 |玩學堂的BLOG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花兒為什麼那樣鮮?是因為陽光雨露的青睞;而花兒為什麼那樣紅?紅得令人心醉,令人神往,令人心疼……如殘陽滴血……那是懂花,護花的使者…… 在我特別的季節裡,你出現了……有些不經意,有些措手不及,又是那樣的驚美!在我人生里程碑的生日裡,你款款而至。帶著你的優雅,你的魅力,你的風采……在生日宴會上好朋友如約而至。而一好友開門便賀生日快樂!於是,在座的其他好友埋怨不早些告知,好有個準備。而我對他們說:你們的到來是我最好的禮物!”而我不想提前告訴他們,就是因為給予朋友哪怕是小小的驚擾。只想著和朋友們在這個值得慶祝的日子裡快樂相伴!不想孤單,寂寞地度過。當然我的親人在他鄉也在不同的形式的給予我生日的祝福!但是,我還是想這樣的特別的生日裡有個特別的記憶和美好! 在這個日子裡,我精心裝扮了自己,靚麗著特別與美麗!而心靈的魅力已不想再掩埋了。酒桌上,朋友們推杯換盞,你一言我一語,每位好友都給予了真誠與熱情的最美好的祝福。精美的菜餚,那晶瑩的酒杯,交叉碰撞,碰出了笑聲和歡樂。我們沉浸在歡樂的海洋裡你的話語充滿了睿智和幽默,感染著在座的每一位,每一位都被關照都很得體,自然是你的大家風範。大家笑那樣自然和自在的燦爛,我原本預備的精美台詞似乎忘記了。臨場自然地也說笑起來。也沒有了以往那樣的拘謹和矜持。好久沒有這樣的開懷暢飲,這樣的開心和溫暖。過去總是在陰影中徘徊,在憂鬱。但是,今天,一個新生的起點吧,使我忘卻了,那過去的痛苦生活,我知道,生命不會總是這樣的不幸,與昨天告別。在這樣的融融的氣氛裡,我感受到真實的溫暖,我的確快樂了!原來快樂如此的舒暢,禁不住咯咯地笑個不停,那是發自內心的許久以來未曾有過的暢快!我知道這些是我的朋友們帶給我的。我將會從此重生。那喜悅的幸福已裝滿我的酒窩,蕩漾在笑靨裡。真的是笑靨如花了!我醉了!在我這個特別的生日的party。我醉了!在這個甜美的歌聲裡,在幽幽的舞池中,可愛的笑靨裡。更是因為你的出現,我欣慰!在生命的繁華里,在我生命重要的時刻裡,是你令我如此靚麗和感動!! 在這個月色如水的寧靜夜晚裡,柔柔的月光傾灑你我身上,我的瑩瑩的眼波與你的深邃的眼眸相逢。我的柔情,你的深情剎那間融合了。渴盼著你的渴盼,溫柔著你的溫柔,訴說著你的訴說,暢快著你的暢快!那是思想和靈魂的交匯,那是世紀的重逢,那可是前世的五百次的回眸,換來的今生的重逢?!那激動的淚水是前世就早已渴盼的期待?!一切似乎如此的突然,而一切都是那孕育的必然。你悄悄地問我:“你說你我是在經歷還是歷經”因為不相信這是真實的。我輕輕地說:“是相遇”因為只有這個詞不會代表傷感而是真實的現在。噢!所有的過去的苦痛不算什麼了,一切有了解釋和存在的意義! 是上天青睞我這個癡情者。還是憐愛我這忠誠者。我並不奢求什麼。早已學會了從容和感恩。如果注定在我的一生中僅有的一次相逢,我已知足!即使是瞬間亦是永恆!因為我知道,“愛,不佔有,也不被佔有。因為在愛裡一切都足夠了。”噢,就這樣,我們靜靜地夜裡相依而坐著,不覺得已是凌晨,天上已升起那圓如玉盤的月亮,剛好是八月十五中秋。那月亮真圓,圓得可人!人雖未圓滿,卻意已圓!上天給予你我這樣的時間相逢,或許天意!都說凡間有三個空間維度。而佛家講有十一個維度,或許我的愛要超越更多。我願破繭成蝶穿越時空,因為那是超越的唯美,超越了思維,超越了凡俗!是永恆的無限!不要刻意,不要點破,不要妄語,不要完滿! 相遇只因最美!! 文章來源:空乘路__星空 |心 齋 | 單翼天使的部落格 |天津譚汝為BLOG | Press Pass: UA Wildcats Blog |老徐的BLOG | 蔚藍 晴朗 純白 |唯有火硝的BLOG | 葉海林的部落格 |Hardblogger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,沐浴著清幽的梵唱,靜靜的微綻在忘憂河上。幾乎靜止的河水清澈明晰。佛說,忘憂河映射出的,便是人世間的喜怒哀樂。於是,我常常看著那些男男女女,笑著,哭著,開心著,憂傷著。我不明白,為什麼他們總是笑的時候少,哭的時候多,開心的時候少,憂傷的時候多。我問佛,佛愛憐的對我說:人生在世就是一種修煉,只有看破紅塵之後,才能大徹大悟。我還是不明白,佛說我不需要明白。更多的時候,我就靜靜的微綻著,聽風,看雨,醉月。 我還記得那個早晨,從未見過的景象出現在我眼前。淡淡的,青色的,溫柔的事物輕輕的籠罩了整個忘憂河,愛憐的抱著我,如同佛注視我一般。我只記得佛低聲的說著,孽緣,孽緣。我不明白這兩個字。我問佛那是什麼,佛說,那是霧。我問佛,什麼是孽緣,佛愛憐的看著我,如同那霧抱著我一般,說我總有明白的一天的。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,靜靜的看著人間,一天又一天,看著那麼多人一次次的在輪迴,重複著前世的故事。我不明白,為什麼有機緣在他們跟前的時候,他們不願意放棄紅塵。我問佛,佛愛憐的掬著我四周的水,說你美麗的綻放吧。 我靜靜的綻放在忘憂河上,一年年的過去,看著人世的聚散離和,不知道過了多少年,也許是幾十年,也許是幾百年。終於有一天,我對佛說,我想去人間。佛依舊愛憐的看著我,問我是否真的決定好了,離開他身邊去人間。我其實也不知道,我只是看著佛。佛輕聲的說,注定的孽緣是逃不過的。佛說,不讓我喝忘憂河的水,讓我保留這裡的記憶。佛說,他會接我回來的。佛說,當我真正獲得一個人的愛的時候,就接我回來。佛說,不讓我受到人間的玷污和傷害。我正要問佛,什麼是愛。佛把我捧在掌心,送我進入了紅塵。 我成為了一個人,一個女子。娘告訴我,生我的那年夏天,村前大池塘的蓮池突然冒出了很多荷花的荷苞,我出世的那天早上,荷花全開了,於是爹給我取名叫菡萏。娘還說,我出生後第三天,有個道行很高的高僧來看過我,說我有慧根,……娘還有話說,可被爹的眼光制止了。我沒有問,我只默默的聽著。我知道,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。我沒有告訴爹和娘。 我偏愛淡淡的紫色,我總能想起在忘憂河的時候,我是淡淡的紫色。我常常憶起那梵唱,清風,幽竹,明月。我常常在下午的時候,到村前的大池塘邊去看著那滿塘的荷花。 我還記得那是個夏的下午,我坐在那棵柳樹下,娘說那柳樹有五百年的年歲了,我知道其實它有八百歲了,它也知道我是佛前的青蓮,我每次去的時候,它都會跟我說話,我看著那滿池的荷花,靜靜的,一如我當初微綻時般。 我還記得當時有一陣微風,吹得我的裙擺飄飄,在我拂過擋了我眼睛的頭髮時,一回眸看到了他,他穿著一襲青衫,如同幾百年前那場霧,淡淡的。他看到我的時候,手中的書掉在了地上,我也忘記了回過頭來,一直看著他。直到柳樹輕輕的用它的枝條拂過我的手臂,我這才想起,娘說,女子不可以這樣做的。我提著裙擺,匆匆的走了。那年,我十四歲。 後來,我再去看荷花的時候,就常常遇到他,慢慢的,我知道,他叫青。他總是拿著書,然後我看荷花的時候,他看書,我知道他也在看我,是柳樹告訴我的。慢慢的,我們開始說話,他教我很多東西,他教我的第一首古風便是: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,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他常常念的是,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…… 然後就反反覆覆的吟哦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,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。我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。我只是有那個清晨的感覺,像被那霧擁抱著。後來有一天,他有些緊張的看著我,伸出他的手,對我說:死生契闊,與子相悅;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我其實並不懂,我只覺得,那句話說出來時,就像佛平時跟我說話一般。於是我知道了,這個人,是佛為我選的。於是,我輕輕的,把手放在他手上。那年,我十六歲,青二十二歲。 青說,先立業,後成家。爹和娘對他很滿意,也贊同他的說法。兩家為我們辦了定親酒。我不大明白為什麼大伙都很高興的樣子,跟他們平時那種高興不大一樣的。娘開始教我一些事,說是女人份內的。我去看荷花的日子就少了。柳樹告訴我,沒有了我,荷塘變的很寂寞。寂寞,這是什麼,我不大懂。我的生活,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。 在我十八歲那年,我嫁給了青。 青對我很好。他總是盡早的回來陪我,他常常和我回娘家,跟爹下棋,娘疼我,不要我下櫥。我就看爹和青下棋。青總是讓著爹,青有教我下棋,我看得出青很巧妙的讓著爹。青的公事很多,他總是在燈下奮筆急書。我只能給他端一杯茶,給他磨墨。每到這時,青總是放下手中的筆,把我抱在他懷裡,把他的頭靠在我肩上,在我耳邊輕輕的喚著水蓮,水蓮。青總喜歡叫我水蓮,說是他的水蓮。他說我身上有淡淡的蓮香。殊不知,我原本就是佛跟前的青蓮。 那段日子,我根本就沒想過在佛跟前的日子。 我的日子,原本過的很平靜,但漸漸的,村裡有人開始說我了。是柳樹告訴我的。原因是,我沒能給青生個孩子。我覺得很奇怪,我原本就是朵青蓮,為什麼要有孩子?青什麼都沒有說,可我也有看到他的歎息。娘也問過我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我覺得心中不再是平靜的了。我又開始回想在忘憂河的日子。我記得佛跟我說過,只要我真正獲得了一個人的愛,他就來接我。可那是什麼時候呢。我問過柳樹,有沒有見過佛,柳樹什麼都沒說。我覺察到,柳樹的時間不多了。原本我想問柳樹,什麼是愛的。於是我沒有問。 那天,娘把我接回家,什麼都沒有說。青還沒有回來。我覺得有點奇怪,爹只是歎息的看著我,偶爾叫著我的名字,菡萏。我聽到了村裡有迎娶的喜樂聲,一如當初我嫁給青時。我覺得奇怪,但什麼都沒有問,我跟娘說,想去看荷花,娘本來想阻止我,但爹攔住了她,只是叮囑我,記得回來吃飯。我很奇怪為什麼不讓我回家,我和青的家,但我還是什麼都沒說,只點了點頭。 不是夏天,荷塘裡什麼都沒有,柳樹也衰老了很多,衰老,這個是我到了人間才學到的。太陽的顏色很奇怪,紅的,柳樹說,紅的很悲傷,悲傷是什麼,我不知道。我記得很清楚,在那片紅色裡,青的那身青衫,我為他一針一線封的青衫,變的很不清晰。他飛奔到我身邊,緊緊抱著我,我很奇怪,青是溫柔的,可抱我抱的好痛。他一遍又一遍的叫著我,水蓮,水蓮,我的水蓮。我一動不動的在他懷裡,只感覺自己的心跳的很奇怪。從青不清楚的囈語中,我知道了,他的爹娘因為我一直沒能給青生個孩子,所以要給青納妾,青不願意,他的爹娘就說不納妾就休了我。今天是納妾的日子,可他逃走了。他說,他的妻,只有我。我默默的聽著。我有種奇怪的感覺,我留在青身邊的日子不多了。如同我知道柳樹的時間不多了一樣。 後來,青沒有納妾,他的爹娘也沒有再說什麼。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。我越來越不喜歡出去,偶爾到荷塘去走走,只看到柳樹越來越衰弱,我無力幫助它。我記得佛說過,凡事都是有定數的,不能強求。青的工作越來越多,他常常是埋頭處理到很晚。我依然給他倒茶,給他磨墨,他也常常把我擁在懷裡,呼吸著我的味道。只是,我們不再對詩填詞了。我開始在燈火下回憶在忘憂河的日子。 再後來,青有時不回家了。他開始變的憔悴了。憔悴,是柳樹說的。娘說,我瘦了很多。我淡淡的對娘笑笑,什麼都沒說。其實,我從別人的閒談中知道了,上次給青納的妾,在青爹娘的家裡,雖然青沒有在場,可還是進了青的家門。我也知道,青有時沒回來,就是住在他爹娘的家裡。我開始等待佛來接我了,可佛為什麼還不來啊。 那一天,我記得是夏天,因為我才看了荷花回來。因為不知道青會不會回來,所以我沒有做飯。門突然響了,我以為是青回來了,就走出去接他。誰知道,是個女子,很漂亮,穿著淡紅的衫子。她的眼睛也是紅的。一見到我,她眼睛裡又流出一種水來,她不停的說著,是你,都是你,是你住在青心裡,一直一直都是你,雖然我沒見過你,可只有你,才可能住在青心裡。因為有你,我只能做他的妾,因為你,我嫁給他三年,他連碰都不碰我,因為你,都是因為你。你為什麼不給他生個孩子?這樣,也可以斷了我的念頭,我也就可以不必還有幻想。我聽不明白,我只看著水不停的從她眼裡流出來,我知道,那叫眼淚。她抓著自己的頭髮,反覆的說,可我愛他,我愛他啊,我寧願只是做他的妾,我可以忍受他不碰我,可是,他就連看都不看我,看都不看我啊。我走上前去,試著把她的頭髮從她手裡解出來,她一下子抓著我的手臂,你愛青嗎?你如果愛他,為什麼不給他生個孩子?你知不知道,他叫的都是你的名字?水蓮。我被嚇住了。 這個時候,青回來了,趕的很急的樣子,一把拉開她,把我抱在懷裡。對她說,你走。她哇的哭了,還是走了。青擁著我進了屋,急急的看著我,語無倫次的解釋著。我知道,他是為了我,如果不是為了不失去我,他不會接受名義上的妾的。他焦急的看著我,反覆的說,水蓮,我的妻只有你,水蓮,水蓮。我輕輕的撫著他的頭,讓他慢慢的靜下來。青的青衫,還是我做的那件,我慢慢的對他笑著。青又一次對我伸出他的手,說:死生契闊,與子相悅;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我慢慢向他伸出我的手,就在這個時候,我突然聽到了闊別已久的梵唱,我知道了,佛來接我了。我看著自己的身體慢慢開始透明,而青的神情突然變的愕然,不,是慘然,他伸出手,想要來抱我,可他無法靠近我。我最後跟他說了一句話: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。 那年,我二十四歲,青三十歲。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蓮,又回到了忘憂河上,伴著清幽的梵唱。我熟悉的看著忘憂河的清澈,風的清揚,竹的修長,月的皎潔,輕輕的舒展著自己。佛輕掬著我四周的水,愛憐的說,我接你回來了。我看到佛手中的佛珠,少了一粒。 最初的恬適過了。我又開始習慣的注視著忘憂河,看著人間的是是非非。我看到了青。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,我回來多久了?青憔悴了,對,柳樹教我的這個詞,憔悴。還是一襲青衫,站在村前的荷塘旁,注視著滿塘的荷花。我突然心裡一陣說不出來的感受,我的花瓣,飄落了一瓣,浮在忘憂河上。 日子一天天過去,青一點點的衰老,那個我記憶中的紅衫女子卻沒有陪在他身旁。他一年四季,每天都到荷塘。我透過忘憂河,默默的看著他。佛從不說我什麼,只是愛憐的看著我。我只聽佛說過一次,說用一粒佛珠為我換了十年時間,可孽緣還是沒能化解開。青一點點的老下去,我覺得心都被脹的滿滿的,我突然想,如果我還是人的話,一定會流一種叫做眼淚的水。 那天,我記得很清楚,淡淡的,青色的,溫柔的霧輕輕的籠罩了整個忘憂河,愛憐的抱著我,如同青擁著我一般,我記得很清楚,霧裡,有青的聲音,輕輕的喚著我,水蓮,我的水蓮。我微微的笑了起來,粲然的盛開著,吐露我所有的芬芳,我知道了,我終於明白了。佛曾經說過,修五百年同舟,修千年共枕。我們是在忘憂河上就結下了因緣,只是我們沒有修夠時間。愛憐我的佛,用一粒佛珠彌補了我們缺的時間。我燦爛的綻放著,悠然在青霧中,我的愛在青霧中。 青霧散去之後,忘憂河如昔般的沉靜清澈,河面上滿是美麗的青蓮的花瓣,芬芳了整個佛前,唯留下一支蓮蓬,微微的輕顫著。癡兒,癡兒,佛愛憐的歎息著,把手伸向蓮蓬。一滴如眼淚的蓮子落入佛的掌中,玲瓏剔透,光華爍然,凝成一粒佛珠.

Next